女律师

《女律师》女律师的堕落中文 女体化 女律师健全文 已完结

《女律师》女律师的堕落中文 女体化 女律师健全文

时间:2020-03-07 16:03:21 分类:现代言情 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二雪雪 主角:郑洁,老丁

二雪雪新书《女律师》由二雪雪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郑洁,老丁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老丁是所里的一名男律师,叫丁令毅,名字太绕口,所以就都管他叫老丁,只有他师傅张眉叫他小丁。 常涛却反问道:“老丁重要还是我重要?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老丁是所里的一名男律师,叫丁令毅,名字太绕口,所以就都管他叫老丁,只有他师傅张眉叫他小丁。

常涛却反问道:“老丁重要还是我重要?”

颜薇赶紧笑道:“你,你,当然是你。”

常涛这才满意了,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不过我也劝劝你吧,人家老丁的心里就只有郑洁,你呀,没戏。”

郑洁笑道:“凡提老丁,必要先提我。我招谁惹谁了?”

颜薇看着郑洁,撇嘴说道:“得了吧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你没来之前,老丁跟我好着呢。你这一来吧,就见老丁围着你转了。

郑洁笑道:“围着我转的何止老丁?不还有你们俩智障嘛。”

常涛见颜薇打扮得挺漂亮,虽是初春时节,可今天的热堪比夏天,颜薇居然还围着一条鲜艳的披肩,这披肩还是她留学英国的时候买的,地道的苏格兰羊绒披肩。也就是颜薇,有这气质,英国贵族范儿,这披肩倒给她添色不少。常涛便笑道:“穿成这样儿,这是又有情况啊。”

郑洁便替颜薇说:“相亲进行时。”

常涛笑问:“这次是什么人?”

颜薇无奈说道:“我爸他们下属单位的,一个狱警。”

常涛便大惊小怪地说道:“是亲爹吗?居然给你介绍狱警?犯人还有刑满释放的那一天呢,可是狱警,这辈子都离不开监狱了!”

颜薇苦笑道:“谁说不是呢。可是我有选择吗?”

三个人也不背着小邓,说着体己话。小邓听着,根本插不上嘴,很尴尬。还好,保安把她的车给抬出来了,小邓便告辞了,柔声说道:“你们聊着,我撤了。”听的人又是鸡皮疙瘩掉一地。

颜薇笑道:“还聊什么聊,我也得赶紧走了,要迟到了。”

郑洁便在颜薇身后喊道:“祝你成功!成功让那狱警知难而退!”

常涛笑道:“有你这么祝人的吗?去去吧,万一那狱警长得还不错呢?”

郑洁笑道:“那倒是可以考虑。”

常涛命令道:“上车,我送你回家。”

郑洁打量着常涛,狐疑地笑道:“好啊,今天有不花钱的车坐了!可是我怎么有点儿不踏实呢?涛涛你说实话,你这次想把我拉哪儿去?”

常涛笑道:“哪儿那么多废话,快上车吧你就。”

大涛涛就是这么简单粗暴,对自己人她是一向如此,不过,对外人她可客气着呢。

郑洁上了车,一路听着大涛涛说起她和老丁刚刚会见的那个犯罪嫌疑人,一个吸毒人员,已经瘦成了骷髅,吓死人了。常涛还遗憾着,说没让郑洁看到,太可惜。

郑洁笑道:“大爷的,我谢谢你,每有坏事儿必先想到我。”又好奇问大涛涛:“你们做刑事案件的,你统计过没有,哪个星座的比较容易吸毒?”

大涛涛认真想了想,说道:“吸毒的,我接触的真不多。不过其他类型的犯罪,我倒是琢磨过。你像暴力犯罪的吧,都是白羊;诈骗罪,都是你们双子,哦呵呵呵。”

郑洁笑道:“这一定是你瞎说的,为了黑而黑。不过想想也是,诈骗,是需要智商的,非我们双子莫属呀。不过,即便我这么聪明,我昨天也被真正的骗子摆了一道。”

大涛涛赶紧问道:“真的假的呀?你不骗别人也就罢了,你竟然还输给了骗子?”

郑洁笑道:“可不是。骗子打我们家座机,说我们家宽带出现故障,一小时后就要停。我本来想逗逗骗子的,我也确实逗了她几句,后来我就没耐心了,我就说她,你们这些个骗子呀,就这智商能得逞吗?谁想到,那女骗子居然给我怼回来了,她居然质问我,说,我骗你什么了?骗你贞操了吗?”

大涛涛笑道:“哈哈哈,骗你贞操了吗?太逗了,她真这么说的?不是你编的?”

“她就这么说的呀。当时我竟无言以对。”

到了家门口了,大涛涛却不让郑洁下车,还把车门给锁死了,然后掉头往回开。郑洁哈哈笑道:“我准知道你憋着坏主意呢。你这是要把我拉哪儿去?”

大涛涛坏笑着说道:“哪儿来的,就回哪儿去。”

郑洁大笑,说道:“你这个活土匪、坏嘎嘎呀!”

大涛涛笑道:“不回去也行,你让我上你们家里坐坐。”

郑洁想都没想,就拒绝了:“那还是算了吧。”

大涛涛笑道:“谁愿意去似的。上次去你们家,我受到的那待遇……我告诉你说吧,我这一辈子我都忘不了。”

大涛涛说的是不久之前,大涛涛好心好意陪着郑洁去电脑城买了一台家用打印机,顺便连人带机器一起给送回了家。一进家门,郑洁就指着一只小凳子跟大涛涛说:“这个是脏的,你坐吧。”

大涛涛听了就是一愣,心说,我没听错吧?脏的给我坐?又见郑洁一动不动地站在自己对面,大涛涛就问了:“这么小的玄关,咱俩在这儿挤豆芽呢?”

郑洁不好意思地一笑,说道:“不能再往里走了,没脱衣服。”

大涛涛噗嗤一声就笑了,说道:“到你们家,第一件事儿就是脱衣服?你老鸨呀你?”

郑洁也笑,解释说:“我都是脱了衣服才进去的。外衣挂这儿,内衣放洗衣机。等我洗完澡换上了家居服,才能随便在家里走动的。涛涛你说,我这日子过得容易吗我?”

大涛涛笑道:“毛病,又没人逼你。”说虽这么说,大涛涛还是很满意的。都说处女座洁癖,其实他们的洁癖只针对别人,就是,我可以脏,但是你们却不可以脏,你们必须给我干干净净的,不然就要被我吐槽了。大涛涛之所以跟郑洁好,也不能排除这个原因。

郑洁目前所在的这个联合律师事务所,是全市最大的,有百十来个律师,其中女律师过半,女律师中单身的亦过半。单身是指,未婚的,以及结了又离了的。

三十来个大龄单身女子扎堆儿的地儿,单身男律师便成了宝。就说老丁吧,长得也就那样儿吧,既不高也不好看,可架不住人家老丁会耍帅呀。

可照郑洁看来,不帅的人耍帅,那就是耍宝。所以老丁在郑洁这儿屡吃闭门羹,老丁却越战越勇。

跟郑洁一样,老丁也是这个律所的合伙人,跟郑洁不一样的是,老丁这个合伙人当得挺高调,自我感觉极其良好,还成天鲜衣怒马、香风阵阵的。

所里的女律师们,倒是都挺喜欢老丁的。说颜薇喜欢老丁,开玩笑的成分更大一些。以颜薇的大气,老丁着实是配不上呢。从这点来说,邓律师倒是跟老丁挺登对,两人都小家子气。

可叹的是,邓律师也觉得自己堪配老丁,奈何老丁不领情,还私下给邓律师起外号,说邓律师就像是个小寡妇,还是个不风流的小寡妇。这话也不知怎么,就传到邓律师的耳朵里了,反正是人多嘴杂嘛。把邓律师气得跑到女厕所里面痛哭,边哭边想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,居然被人叫做小寡妇,我特么冤不冤啊我!哭完了就去洗手台照镜子,用男人的眼光审视自己,终于觉得老丁所言不差,瞧这一张黑乎乎的大长脸,真像一头小毛驴呀,自己看了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邓律师擦干眼泪,恶狠狠地把眼光从老丁身上移开了,罪恶地投向了小鲜肉们。

原来,律所每年都招实习的,虽说都是实习的,身份可又不一样,按是否通过了司法考试来区分,考过了的,就是实习律师;没考过的,就是实习助理。

其中有个实习律师,大家都叫他小光,才24岁,整整比邓律师小了六岁,来所以后就一直跟着邓律师干。原来邓律师一心惦记着老丁,现在老丁那头儿没戏了,邓律师就把魔爪伸向了小光。

小光半推半就的,就和邓律师谈起了恋爱。全所哗然。老丁第一个冲了出去,找大主任反映情况,非说邓律师这么搞是搞潜规则,不道德。大主任就是陈明陈主任,律所第一主任,大主任嘬着牙花子说道:“婚姻自主,恋爱自由,这是《婚姻法》的基本原则呀,我又能奈她何?”

本书标签: 现代言情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女律师》女律师的堕落中文 女体化 女律师健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