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你的爱我不懂》你的爱我不懂歌词 第23章林忆莲异常 你的爱我不懂69文

《你的爱我不懂》你的爱我不懂歌词 第23章林忆莲异常 你的爱我不懂69文

时间:2019-09-27 18:04:52编辑:百小白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你的爱我不懂》的小说,是作者请客我来创作的总裁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果然被林州猜到了,他真的是要去报警,甩开林州的手,我必须去!林州劝不动他,便弱下口气求饶,你别去,你别去,我不把鸦片给墨董了,我会...

《你的爱我不懂》免费试读


果然被林州猜到了,他真的是要去报警,甩开林州的手,我必须去!

林州劝不动他,便弱下口气求饶,你别去,你别去,我不把鸦片给墨董了,我会踏踏实实做我的工作的,绝不会坏心会走歪路!

真的?夏忠实听到他知错就改的份上,报警的心也慢慢散去。

真的真的。林州拽着他的肩膀,往回路走。

夏忠诚走在前面,林州走在后面,走着走着,林州突然在后面藏了一把粗大的棍子,手里带着白色手套,他把粗大的棍子打向夏忠诚的后背,一下还不够,打了两下,那林州神色像似疯狗没有打预防针一样,很是疯癫,谁也不允许毁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事业,无论这件事是对还是错,他必定要做下去,谁阻止了他的事业,那就是谁亡了。

夏忠诚后背被打的那两下,刚刚好击中了在背脊那里,他猛地的躺在地下,痛得下一步就快死去,鲜红的血流得满地,林总,为林州得意的望着地下的他,夏忠诚就算身上的痛疼得不能呼吸,快要死去,他也要问林州这是为什么,为什么知错不改,还要一错再错?可话未说完,夏忠诚就失去了记忆,昏了过去。

林州把棍子扔在现场,白色手套他并没有脱下扔掉了,而是到了另一个,把白色手套用火给烧了,手套上带有他犯罪的痕迹,他怎么可能把手套留下呢,当然是要烧了,烧得一干二净。

夏忠诚昏睡过去的两分钟之后,正好有位女子路过那里,查看了一下,他受伤了,那位女子本想送夏忠诚去医院,可是附近的手机铃声响起,她停止了动作,查收了一顿,原来是夏忠诚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了,女子拿出夏忠诚口袋里的手机,喂。

打过来的正是林忆莲,一听是女人的声音,以为夏忠诚出去鬼混找了个女人,发了飙似的,吼道:夏忠诚!你既然这样对我,既然出去找女人,你是不是嫌我老了要抛弃我?

女子一听林忆莲的语言,满是误会,连忙解释道:大姐大姐,我是路过,这位先生现在昏倒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打算送他去医院,您的电话就来了,我不是这位先生的女人,您误会了!女子也不清楚林忆莲和夏忠诚的关系,只好称他为"先生"。

林忆莲一听,立马缓下口气,可是口气还是有一点点的怒气,真的?你别骗我!

真的真的大姐,不行您来这里看看,我在这里等你。

女子播了该地址,让林忆莲过来。不久后林忆莲赶到了该目的,一看到满血躺在地上的夏忠诚,她相信了女子的话,慌了似的跑过去,蹲下,老公,老公,你怎么了?她沮丧着脸,侧头问那位女子,我老公这是怎么了?

我也不知道先生是怎么了,我到这里的时候他就躺在这里了。听到躺在地上的人是林忆莲的老公,女子也同样称他"先生",毕竟不熟的人,称呼还是不要太过亲密,难免会误会。

现在赶紧送先生去医院吧。看着呆呆望着夏忠诚的林忆莲,女子怕他再不送去医院会有个万一,于是乎连忙开口道。

女子扶着他的头,林忆莲撑着夏忠诚的后背,和抬着他的脚,在女子的帮助下,两人把夏忠诚送到了诊所,对的,林忆莲没有选择去医院,而是去了家附近的诊所,夏忠诚进入手术室进行手术,而诊所的手术室,一般是房间。女子先离去了,留下林忆莲在手术室外等他。

手术后,林忆莲哭丧着拨打夏清婉的电话,告诉她夏忠诚受伤了。

整个过程告诉夏清婉,夏清婉呆呆的愣着看夏忠诚,半响后,哭丧的脸镇定着,妈妈,为何不去报警告他?为何不送爸爸去大医院?在最后的语言里,她的声音越发越大,带着一丝忍不下去的怒气。

这林忆莲哑口,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夏清婉,只是

夏清婉的声音清晰而震耳,你是不是舍不得钱?看着爸爸受重伤,你还惦记着钱,你还是不是我爸爸的妻子,你还是不是我的妈妈,你还是不是人啊?她的怒气终于忍不下去,一顶爆发。

林忆莲一听她的语言,五指一巴掌气愤的甩在夏清婉的脸颊上,我打了之后,她立马后悔,一脸不是故意的模样看着夏清婉。

夏清婉捂住脸颊,瞪着眼看着她,大大的眼睛里带着怨恨,她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,那么的冷,那么的陌生。

林忆莲惊了一下,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如此这样对她,像似仇人追债一样,那么的狠毒,那么的没人情,她看着夏清婉的眼目很是陌生,好像眼前的人不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。

夏清婉不动声色的看着夏忠诚,她的不动声色,不动得看不出她此时的表情,看不出她此时的想法,更看不出她此时把林忆莲的形象想为什么样。她淡淡的侧头看向林忆莲,不管你同不同意送爸爸去大医院,我都要送爸爸去,您同意也好,不同意也罢。她瞪着眼,声音强制着,当然,您最好同意!

林忆莲像似崩溃一样,听到夏清婉用"您"这个字来称呼她,脑袋像似被重大的石头击中了,很慌。

夏清婉走出诊所拨打了一个电话,林忆莲不知道她现在是打给谁的,直到救护车来了,她才知道原来是打"120"。

这位护士一同将夏忠诚抬上救护车里的垫铺,夏清婉一同跟上,关上了车门,看也没看林忆莲一眼,留下她在诊所。

到了"第一医院",夏忠诚经过检查之后被推进手术室,而夏清婉遭到医生的挨骂,你这家属是怎么回事?病人流了那么多血才送来医院,还要不要病人的命了?把病人的生命不当一回事!

夏清婉只是低着头沉默,不敢看医生一眼,她被医生骂得眼眶里打转着眼泪,她又恨又怕,她不恨别人,恨自己,恨自己应该不顾林忆莲的反对,早早的送夏忠诚来医院,她的怕是因为医生的语言,医生那样说了,她怕夏忠诚一进去手术室就出不来了,而那个"出不来"是在说怕再也见不到夏忠诚。

她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手机铃声不停的响,她一看,都是林忆莲打来的,夏清婉不耐烦的接起电话,她知道林忆莲打来的目的是问她在哪个医院,她接起后便说了地址,然后挂掉了电话。

林忆莲赶到医院后,她试着和夏清婉说话,可夏清婉就是不理她,就这样两人静静的在手术室外待了三个小时,直到夏忠诚手术完。

医生摘下口罩走出来,擦了擦满是汗珠的额头,夏清婉意识到这个手术肯定很是困难的完成了,她以为希望到来了,没想到的是希望中带着一丝的绝望,医生摇摇头,很是无奈的说,刚刚病人在诊所不是睡着了在休息,而是昏迷不醒,你们这家属是怎么了?迟迟才送病人来医院。医生又在摇摇头,完成了手术,现在病人还是处于危险当中,待会病人会送到加重病房,你们哪位家属先跟护士去办住院手续吧。

夏清婉猛地的坐下在椅子上,她神色呆呆的搞不清楚状况,再然后眼神带着怀疑直直的看向林忆莲,她又再次问道:你为什么不让我送爸爸来医院?你为什么刚开始不送爸爸来医院而是去了诊所?你是不是预料到爸爸会死,所以才不打算送爸爸来医院,不打算救他?

林忆莲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是直直的看向地下,从她的眼神里,夏清婉没有看到她的眼神有一丝的懊悔和对不起,看人的心,不用从心里看,眼神就代表了她的心,代表了一切,可林忆莲的眼神没有一丝的动色,半日之间她变得令夏清婉不认识她,夏清婉不看她一眼,对她而绝望,起身走向大厅去办住院手续。

之后的之后,安天启,祁瀚海和莫子琪都有打电话给她问候她爸爸的情况,为了不让她/他担心,夏清婉只好说没事。而祁瀚海的话令她不忍而笑,他的温柔的声音,夏清婉像似好久未听到一样,他说,清婉,有什么事就跟我说,万事都有我在的。

他从和她在一起之后就一直叫她为宝贝,现在来称呼她的名字,她还真是有点不习惯了,恩,我知道了,会说的。现在分了手,有事她也不会说的,因为正所谓"分了手就不能再做朋友",这一点她牢牢的记住了,可是口头上不跟他说她的事,心里上还是惦记着他,挂念着他。

在这三天里,夏忠诚的状况老是突发,他的心脏很厉害的扑通扑通的跳,护士们接到消息都连忙通知医生,医生们连接的为夏忠诚进行手术,有时候是早上,有时候是夜晚。夏清婉吓得几乎承受不过去,直接昏倒了过去。这样的情况,夏忠诚随时都会离开人间,她吓得透不过气,唯有林忆莲很镇定,像似什么事都没有,令夏清婉很怀疑

她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,夏忠诚还在进行手术,林忆莲坐在一旁看着她,夏清婉拔掉手上的针孔,起身没有说一句话,朝门外走,她走出"第一医院",她需要透气,林忆莲的奇怪,夏忠诚受伤的事让她透不过气。

天已黑,灯已亮,街上的人们拥挤着,车辆擦肩而过。天气火热,一到了早上和晚上,人们都喜爱出来吹吹风,有的是情侣手牵着手,有的是夫妻,有的老年人结伴,有的是小孩们在街上玩耍,都是为了吹这凉爽的风。

走上街道上,离前面的酒吧不远,夏清婉很清晰的听到酒吧里传出来的震耳,巨响的音乐声,酒吧里五光亮色的闪出来,前面的两位人儿观看着背影她好像很熟悉,是一位女子和一位男子,那位女夏清婉她在猜测那是茜茜,背对她的两位背影

阅读全文
你的爱我不懂

你的爱我不懂

《你的爱我不懂》是请客我来写的一本总裁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你的爱我不懂》精彩章节节选:你爸爸他听着林忆莲的声音还是哭不成声,急切的心又装作很冷静,安慰道:恩,没事的,你慢点说,爸爸怎么了?你爸爸知道了上司不可知道的事

作者:类别:总裁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你的爱我不懂》你的爱我不懂歌词 第23章林忆莲异常 你的爱我不懂69文